事实上,引发热议的上述“二胎基金”文章,最

阅读:672019-07-23

事实上,引发热议的上述“二胎基金”文章,最◎作者|外滩君

◎来源|外滩TheBund(the-Bund)已获授权,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。

计划生育年代出生的这一群人

大的已经三十而立

既要开始养老

又要背负起人口增长的重任

最近,大家的朋友圈都被一条新闻刷屏:建议工资按比例缴生育基金,生二胎后可取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这一“建议”出自江苏省《新华日报》刊登的专家文章,大意为:鉴于当前人口红利消失,鼓励群众生娃,应设立生育基金制度。

文章“建议”具体如下:

可规定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,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,并进入个人账户。

家庭在生育第二胎及以上时,可申请取出生育基金并领取生育补贴,用于补偿妇女及其家庭在生育期中断劳动而造成的短期收入损失。

如公民未生育二孩,账户资金则待退休时再行取出。

早在2015年,国家就明确放开二胎政策,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。

在二胎政策放开的刺激下,2016年,中国新生儿数量曾创下一个本世纪高点:1786万。

中国新生儿数量未见明显提升

但到了2017年,数据迅速回落了63万。

2016年,来自全国妇联的数据称,一半以上家庭不想生育二孩,其中,北京和东部省份不想生育二孩比例最高。

这么一看,国家希望大家多生孩子、鼓励生二胎是有理可循的,但是以《新华日报》文章里建议的这种“鼓励”方式,这次的社会舆论似乎并不认同。

我作为一名90后,也到了适婚年龄。

身边的确陆续有朋友生了二胎,有人因为生二胎,换了个200平米的房子;还有人的孩子为了上了个挺一般的幼儿园,每学期学费要10万。

二胎似乎成了“有钱”的代名词。

那到底养一个二胎,对中产家庭意味着什么?

生了二胎的中产家庭,都有一本头疼的经济账。

对于生活在大都市里的年轻父母们来说,拒绝生二孩,很多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。

国家卫计委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,育儿成本已经占到中国家庭平均收入的近50%。

此外,近年来大中城市房价攀升,许多收入中上、房贷压力大、教育期望值又高的中产家庭不得不考虑推迟生育。

要在城市里养好一个孩子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可以看到:钢琴课450元一节、英语2000元一期......培训班账单被家长称为“碎钞机”,许多家长半年工资,都养不起孩子一个暑假。

这仅仅只是一个暑期班。要是你对孩子的教育要求很高,两个孩子上私立学校的远期成本足以让你“破产”。

花费高昂还不是最苦的,中国儿童的生存环境也让人担忧,此前的毒疫苗、幼儿园虐童事件历历在目,家长还能省心吗?

生了老二,谁来带?

在一二线城市,对于靠个人奋斗买房结婚的中产家庭而言,夫妻双方都有收入,是家庭财务稳健的最有力保障。

然而,生了二胎后,因为孩子嗷嗷待哺、无法负担保姆开销等因素,许多职业女性不得不回归家庭。那几年恰好又是事业上升期,这基本等于让女性牺牲了职业发展的可能性。

一线城市的全职育儿嫂月平均收入已在8000上下,加上“年终奖”,雇佣一个阿姨的年度支出已逾10万元。

如果选择回归家庭做全职妈妈,爸爸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,需要考虑如何靠一己之力养活四口人。

本来在传统中国家庭中,父亲已经在家庭教育中严重缺位,这种情况下形势会更严峻。

现在常见的模式是:退休的老人带孩子,年轻人赚钱养家。但这种模式也遇到很多现实问题。

一线城市的结婚育儿时间本来就相对晚,等到二孩降生,双方老人的年纪大了,可能没有面对婴儿的精力和体力。

在二胎这件事上,引用公众号“大家”的话就是:

“鼓励生育、鼓励二胎不是国家哪一两个部门可以单独承担的,这是一个大到教育、税收、社会保障、财政补贴、产假、住房、医疗、妇女就业和男女平权,小到奶粉和疫苗,一个极其浩大,卷入无数实权部委的社会工程。”

哪些国家鼓励生育的政策值得借鉴?

我们不妨看看其他国家是怎么鼓励生育的。

同为北美国家,美国和加拿大都具有健全的福利体系,这也让他们成为热门移民国家。

加拿大有一项牛奶金制度,全称CanadaChildTaxBenefit(CCTB),是政府对于18岁以下孩子的免税福利。

免税补助意味着,即便孩子超过18岁、不再需要牛奶金了,政府也不会再向家庭征收任何费用。

加拿大政府在其制作的宣传视频中以年收入3万加币为例(约合15.7万人民币)(以下的示例都是独生子女):

如果孩子小于6岁,每年可拿6400加币的补助(¥33,500)。

如果孩子在6-17岁之间,每年可拿5400加币的补助(¥28,300)。

如果是双职工家庭,年净收入达到6万5加币(约合人民币34万),6岁以下孩子的补助是3,950加币(¥21,000)。

牛奶金主要针对中低收入家庭,2001-2002年加拿大政府向320万家庭(包含580万儿童)提供了52亿加币的基本牛奶金,占整个加拿大有孩子家庭的82%。

一个家庭中的职工越少,补助越多。

孩子的年纪越小,补助越多。

因为这项政策的加持,加拿大在2013至2017年的四年里,让超过30万儿童免于贫穷。

如果说加拿大在经济上给予了持久的支持,那么德国则在协调家庭与工作上付出努力,并且成功提升了德国女性的生育意愿。

二战后的德国,一方面需要推动经济发展,一方面社会日益开放,许多女性纷纷进入职场,完成由家庭主妇到职业女性的转变。

然而这样的情况给生育率以及生育年龄带来了问题——维持人口规模需要每位母亲平均生育2个孩子,而德国的平均数量仅在1.5个孩子。

直到201事实上,引发热议的上述“二胎基金”文章,最7年,德国终于迎来出生率回升。

德国世界报在今年7月报道,目前80%的德国女性有生育意愿,其中大学毕业女性的生育意愿从4年前的72%上涨到了今年的75%。

数据得以回升,是因为德国在政策上很好地协调了家庭与工作。

德国社会根据职业的不同提供了多种工作模式:

工作时间不固定、可以自由选择,只要在时间上达标即可;

可以选择周末办公,或是在家办公;

公司允许只工作半天,让双职工家庭得以两头兼顾。

除了政策上的支持,德国政府同时加大了生育方面的资金投入。

截至2017年3月,德国有超过5万家日托幼儿园等设施,有超过76万的孩子正在使用这些设施。

德国政府还预计,到2020年将向德国父母们提供22万个幼儿园托管位置。

除了基础设施上的投入,德国更有完善的育儿费(Kindergeld)为父母排忧解难。

在孩子出生的14个月内,父母双方每月将会获得300-1800欧的家长费。

从第15个月开始到孩子3岁,如果孩子没有被送到公立设施托管,父母每月将会获得100-150欧的费用用于照顾宝宝。

政府不仅给家长费,生育补贴也没落下。

如果是第一个/二孩子,家长每月会收到184欧元的育儿补贴。

如果是第三个孩子,家长每月会收到190欧元。

到了第四个孩子,补贴则会上涨到215欧元。

即便孩子超过18岁,并且还在接受教育,父母每年可以申请924欧元的教育补贴。

如果上的是私立学校,那么补助30%的学费总额。根据学费的不同进行具体计算,每个孩子每年的申请上限高达5,000欧元。

熬到这里就算出头了,因为德国大学是不收费的。

说到底,鼓励生育、鼓励二胎并不是家里多双筷子那么简单。从医疗、税收、财政补贴,再到教育、家庭分工、产假、住房,每个细节都需要极为审慎的考量。
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